无上圣王 第三百二十一章 鳞云石体系

文章来源:拉萨文学网  |  2020-03-29

无上圣天 第805节:混入敌军

秦孤月先是变化成一名普通的西北军战士的模样,冲在队伍的最前端,找准机会举剑砍翻了一个云中国的骑士,在骑士队发生混乱的瞬间,发动光线折射异能,整个人化为透明,悄无声息地隐遁进了云中国的队伍之中。

很快,在混战里,有一个身披锁子甲的,但是失去了战马的云中国骑士用力拽住一匹失去主人,到处乱奔的战马,右脚踩住马镫,技艺十分娴熟地跨了上去。

普通的云中国骑士,摔下马来,仅仅是战马向前的冲撞力,外加上他们身上的铠甲,都足以要了他们的半条命,不死也残废了,哪里有像这个骑士那样,从马上摔下来,腿也不瘸,胳膊也不伤,手脚灵活跟没事的人似的,又拉上一匹战马继续战斗的?

要是云中国骑士一个个都是这样的素质,段九霄和他的西北军就完全不用打了,都回家洗洗睡吧,没法打了。

那么这个骑士是谁,还需要多说么?当然就是秦孤月了。

就在他翻身上马的瞬间,立刻就听到军队之中,一声粗哑嗓音的命令:“全军顶住,拖住这些天州佬,安德鲁阁下的大军很快就会把他们撕碎了!”

“果然有援军,这些骑兵是诱饵。”秦孤月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禁冷笑了一下,“还好没有低估这些云中国人,不然段九霄的西北军可就真要乐极生悲了。”当即秦孤月摸出那一枚《大仁广言诗书经》残卷,用精神力刻了几个字上去,右手轻轻一抖,那残卷上已是紫芒一闪而过,那边段九霄已经收到了。

“我去,来这么快?”段九霄眼看着自己的手下的西北军才咬上云中国的骑兵,这边秦孤月就让自己撤了,不禁有一些恨恨地看了那在人群中指挥部队的板甲骑士一眼说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们了,刘明呢……叫上五个神射手,配好破魔弩箭,跟我走!看我把那个领头的射下来,不死也叫他脱一层皮!”

段九霄从来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弱肉强食的盟重城做雪狼佣兵团的团长这么长时间,还没被别人吞掉,一声令下,段九霄已是换上了普通西北军战士的轻甲,端起装填了破魔弩箭的弩机,翻身上马,身后星魂阶的刘明以及五名西北军中的神射手也跟着他一齐冲出营帐来。

此时云中国骑兵慌乱之中后退,又不知道西北军到底有多少兵力,根本就不敢接战,这一边西北军从嘉门关之战就一直被云中国压着打,终于有机会可以出一口恶气,哪里有不盯住了咬的道理?

一时间战场上居然出现了罕见的,处在劣势的西北军缠住云中国骑兵打的局面。

就在这时,一身普通士兵装束的段九霄,猛地冲到了军阵的最前端,抬起手中的弩机,在乱军之中直接瞄准了那正在军中指挥的板甲骑士。

“嗖”地一声,弩箭破空的声音响起,那名板甲骑士已是中箭了!

段九霄的眼力很好,一箭直接射中了那名板甲骑士的胸膛,但也不知道是他的身体素质太好,还是板甲真的是太厚了,一支破魔箭矢,居然都没有完全刺穿那一身板甲,给他致命的伤害,他只是在马上颠簸了一下,一只手攥住弩箭露在铠甲外面的箭矢,低吼一声,直接将那枚破魔箭矢给拔了出来。

“他受伤,齐射,把他射下马来,他就死定了!”段九霄一看到那板甲骑士中箭了,当即一挥手,身后的六人也是一齐端起弩机,稍稍瞄准之后,就朝着那可怜的板甲骑士扣动了扳机。

就在那中箭的板甲骑士,如困兽一般嘶吼着,用力挥动手里的宽剑格挡开了一支弩箭之后,“铮”地一声,那一柄宽剑也是因为破魔弩箭的冲击力太强,直接脱手而出,坠在了地上。

“国王万岁!”那名板甲骑士大吼一声,显然是已经做好了要死在弩箭之下的准备了,但就在这时一名骑士冲进了他的视线。

“铮”地一声轻响,骑士手中的宽剑,已是十分巧妙地格开了一支直刺板甲骑士心脏的弩箭,未等那骑士反应过来,那刚刚扬起的宽剑骤然一落,用力向下劈斩,“铛”地一声又把一支弩箭劈斩到了地上,随后他纵马朝前一冲,整个人已是挡在了那板甲骑士的面前,右手整齐地甩动宽剑,这是云中国剑士最标准的,格挡箭矢的动作,“当当当”三声轻响,最后三支破魔箭矢也在他右手旋转的长剑之下被阻挡住了。

看到这一幕,段九霄当即就气得把弩机朝地上一扔,大声骂道:“这个秦孤月,早不来,晚不来……坏我的好事!”

这一句话说的周围的六个人都是一头雾水——秦孤月,秦孤月不就是日月侯吗?那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吗?这怎么个情况。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段九霄已是调转马头,对着他们说道:“跟我回营,不跟他们玩了,擂鼓撤军!”

“感谢上帝……”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那名板甲骑士,等到脱险了方才反应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双手合十,祷告了一句。

这时,那名骑士已是用纯正的云中国语对他说道:“阁下,请您先走,我为您断后!”

就在这时,西北军的营寨之内传来了轰隆隆如雷霆一般的鼓声,山呼海啸,仿佛千军万马铺天盖地而来,那名板甲骑士立刻就好像触电了,大声喊道:“敌军的援军来了,我们先撤退,先收缩队形,收缩队形!”

但就在云中国的骑士们努力向后退却,想要与西北军拉开距离,组成防御阵形的时候,让这些云中国骑士困惑不解的是,西北军居然也在迅速地后撤,而且撤退得比他们还要快!

就在这时,那名板甲骑士一只手捂住伤口,一边破口大骂道:“卑劣的天州佬,他们居然私自更改了号令,我们上当了!”

喧哗之中,在骑士团的后方,又是一连串的尘烟嚣天而起,竟又是无数的骑士和穿着法袍的神职人员,一齐赶了过来。

显然,肃州城里的副团长安德鲁带领援军赶到了。

但是很显然,他们的预定作战目标,并没有实现,因为段九霄的西北军已是几乎完全撤回到了营寨之内,而且把营寨大门都锁上了,无数双眼睛端着弩机在栅栏之后严阵以待。

如果安德鲁想要直接冲破段九霄的防御,想必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打不起来了,我们走吧!”安德鲁策马在军前只不过看了西北军的营寨一眼,转过头来就说道:“这一盘我们亏了。”

“就这么撤退吗?”板甲骑士捂住胸前的伤口,心有不甘地说道。

安德鲁身边的一名神职人员抬起手来,一串银色的圣辉,顿时覆盖在了他胸前的伤口上,那一道不断汩汩流血的伤口就止住血了,很快就结茧了。

“撤吧……多呆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了。”安德鲁抬起头来,看了看负伤的骑士说道:“今天大家辛苦了,上帝会纪念你们的,回去吧!”

虽然这些骑士们都很有不甘,但也不好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答应退军了。就在大军退后的同时,秦孤月的一封信已是送到了段九霄的手里。

上面写了这样一段话:“段九霄,我已经混进了撤退的队伍,虽然坏了你的好事,但你就等着我把安德鲁的头带回来给你吧!”

看到秦孤月的回信,洛绯凌摇了摇头说道:“他真的没问题?这家伙啊……”

此时,在退后的云中国队伍之中,板甲武士找住了那名救下他性命的骑士。

那板甲骑士抬起自己的面具来,露出一张苍白的中年金发男子的面庞来,对着秦孤月说道:“骑士,告诉我,你是谁,我想要知道你的名字!”

秦孤月先是一愣,缓缓推开了自己的面具,露出那一张如假包换的金色白肤的脸来,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叫安德鲁尼。”

“你是安德鲁尼家族的人?”那名板甲骑士禁不住眼中的羡慕之色,“你居然是安德鲁尼家族的人!”

“是的……”秦孤月反正也就只知道这一个名流家族,上次在云中国的时候,就开口骗了起来,这一次也是驾轻就熟。

“你是哪一个分支的?”那板甲骑士不禁问道。

“我是旁枝……”秦孤月的眼神之中故意装出一种悲戚之色说道:“我的父亲是一个赌鬼,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安德鲁尼的姓氏和一把家族的佩剑……”

“原来是这样。”那名板甲骑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多谢你救了我的命,安德鲁尼骑士。如果你愿意,希望你以后可以做我的近卫骑士!放心吧,待遇肯定比你现在做骑兵要好得多!”

“愿意为您效劳。”秦孤月装模做样地一只手放在左胸前,在马上行了一个礼说道、

“你可以称呼我为凯恩伯爵,或者直接叫我主人也可以。”凯恩伯爵看了看秦孤月说道:“你的剑术是跟谁学的?安德鲁尼骑士。”

秦孤月心里不禁一紧,他抵挡段九霄弩箭的那一套剑术,可以说是基础的云中国剑术,故意摒除了所有花巧的地方,难道还被这凯恩伯爵看出了什么破绽不成。

但是他立刻随口说道:“是家族传下来的,可能有一些不伦不类,还请您不要觉得奇怪,毕竟我们家族出的怪人也不少。”

秦孤月也不是随口胡诌,他的确知道安德鲁尼家族出的牛人不少,怪人也同样不少,从吉赛那里,他就知道,云中国最有名的剑士,在多少代之前,就是安德鲁尼家族的人。

安德鲁尼?赫卡,号称是永远不败的剑豪。那么秦孤月干脆就大摇大摆地伪装起这位剑豪的后人来了。

“嗯,既然是家族秘密,那我也就不追问了。”凯恩伯爵看了看秦孤月,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相信以你的剑术,很快就可以在军中崭露头角,恢复你们这一支在家族中地位的。”

秦孤月也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说道:“若是如此,伯爵就是在下家族的恩人了。”

凯恩伯爵在询问了秦孤月一些基本的情况之后,秦孤月要么随口胡诌,么要就用精神蛊惑异能,很快就把这个星魂境界的凯恩伯爵给骗的团团转,对他安德鲁尼家族旁支弟子的身份深信不疑了。

很快,秦孤月就跟着部队退回到了肃州城,并且得到了凯恩伯爵的优待,安排了单独的房间,就在他房间的隔壁。

等到秦孤月住下来,才大约了解到了云中国部队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分成了国王军与教廷军两个部分。像凯恩伯爵这样的,就是由国王麾下的贵族组建的军队,军费装备给养都是国王供给的,而像圣殿骑士团,黑月骑士团这样的队伍,则属于教廷军,是由教廷出钱供养的。原本双方应该是互不相属,彼此独立,但由于教廷军的战斗力比国王军要高一些,而国王对待教廷的态度又一向比较软弱,才造成了原本双方地位平等的凯恩伯爵和副团长安德鲁,前者要受到后者的领导。

当然,凯恩伯爵心里是很不痛快的。

秦孤月一直在想,安德鲁尼属于教廷贵族,如果自己不是编了一个谎言,说自己是一个没落的安德鲁尼分支,这凯恩伯爵会不会心存戒心,根本不让自己接近他的住所。

秦孤月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四处转悠,说白了,就是搜集情报。

毕竟他也没有到过肃州城,比如说哪里兵员比较密集,哪里是居民区,哪里是堆积粮草的地方,哪里是堆军械的地方,哪里适合放火……可都要他去一一勘察啊!

原本在肃州城里,普通士兵是不能随便走动的,但是凯恩伯爵当真帮了秦孤月一个大忙,那就是他给他一身凯恩伯爵的近卫骑士才可以穿的铠甲!

仅仅是那一枚豹头纹饰的家徽,就可以堵住那些一穷二白的卫兵们多问的嘴巴了。

很快,秦孤月就把自己想知道的情报都那到手了,但是他还有一个地方去不了,那就是——副团长安德鲁住在哪里!

秦孤月混进肃州城里的目的,可不是过来放一把火,爽一下这么简单,说到底还是要杀圣殿骑士团的副团长安德鲁,而且他还要都神罚之锤这件教廷的圣兵。

安德鲁尼所住的房屋,就是肃州城的城主府,里面七拐八弯,也不知道几十间房屋,等秦孤月闯进去,再一间一间找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而且秦孤月还有一个很坑的地方,那就是没有见过这安德鲁骑士的真容,在军中也不过是远远看了一个背影,还是穿着铠甲的,就算有几个记忆中的正脸,也都是戴着面具的。

都不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子,你怎么杀人啊?如果秦孤月直接放手大杀,恐怕还没杀到安德鲁尼,就让对方给跑了。

就在秦孤月苦思冥想的时候,陡然他看到一个穿着铠甲的骑士从城主府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的是细纹钢甲,比起凯恩伯爵的板甲材质差一些,但却看起来更加华贵。

从他走路的样子来看,应该是一名年轻的贵族。

“他可以见到安德鲁……那我如果变成凯恩的样子,岂不是也可以看到?”秦孤月灵机一动,“如果我变成凯恩的样子,看到安德鲁,直接把他给杀了,到时候还可以引起肃州城里国王军与教廷军之间的矛盾,要是内讧了不就更好玩了?”

当下,他躲在一间小屋后面,发动视觉欺骗异能,立刻就变成了身穿板甲的凯恩伯爵,秦孤月端详了一下自己,似乎感觉还缺了什么,又运起影魄拟物法,直接用精神力划出四尊自己的分身来,又分别用视觉欺骗异能覆盖他们,变成了四个凯恩伯爵身边近卫骑士的容貌。

他走了几步,那几名冒牌的近卫骑士也是亦步亦趋,看起来还真有一副随从的模样,他这才迈着步子,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秦孤月了解过,凯恩伯爵与安德鲁一向不合,更不愿意屈居在他之下,所以他去主动拜访安德鲁的几率极小,如果被秦孤月碰到,那基本可以算是命当如此了。

秦孤月不相信自己的人品这么差,所以他这个假扮的凯恩伯爵大摇大摆地朝着城主府内走了过去。

“凯恩伯爵,您不能进去!”门口的侍卫果然拦住了他,“这里是城主府,如果您要进去的话,需要由我们先行通报。”

“通报?”秦孤月做出一副傲慢而不情愿地态度说道:“好吧,通报就通报吧,但愿你们不要耗尽我的耐性!”

其实秦孤月巴不得这侍卫去通报呢,他又不认识真的安德鲁,如果能让这些侍卫领着他去见安德鲁,一来,省掉了秦孤月很多的麻烦,二来,安德鲁死了之后,他们肯定会一口咬定就是凯恩伯爵杀了安德鲁,可谓是一箭双雕。

但是秦孤月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煮熟的鸭子居然自己飞了!

韶关中医白癜风医院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贵州十佳牛皮癣医院

孩子扁桃体发炎伴发烧的护理
首荟通便胶囊怎么吃效果好
术后阳痿每日治疗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