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到修仙第四百零四章楚家二三事位置位置

文章来源:拉萨文学网  |  2021-01-27

末世到修仙 第四百零四章楚家二三事

交情不浅?!碍事?!我跟她(他)?开,开什么玩笑!戚蔷薇玩笑的口吻,却是如同晴天霹雳般当头劈了下来,叫叶楚和楚安然同时的面色一黑,浑身乱抖。

“师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师姐……”楚安然的嘴角抽动着,看向戚蔷薇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愤怒,却在她温婉的笑容下弱了气势,缩了缩脖子,他的嘴唇嗫嚅,却是只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么两句,就再无其他。

叶楚忿忿的瞪了不争气的楚安然一眼,小家子气!坐拥这么一大座豪华府邸,不过就是一点点儿的灵石,瞧瞧他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一点也不知道淡定,现如今却是好了吧,被亲亲师姐误会了吧!偏偏还不知道抓紧时间解释,只知道从哪儿词不达意的絮絮叨叨,逼的她不得不出头来解释,真是猪!队!友!

心头虽然大恨,但为了不“被成为”毁掉一段大好的姻缘的原因,叶楚还是很仗义的挺身而出。她微微一侧身,将说着话就要抽身让开的戚蔷薇挡了一挡,面色虽然有些难看,却还是勉强的挤出了一抹干巴巴的笑,“戚师姐说笑了,楚大公子家资颇丰,又肯仗义疏财,呵呵,我们是有通财之义的好朋友!”

“可是……”美人师姐仍是有些迟疑,实在是楚安然的眼神太过于幽怨,且她从不曾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小气吝啬的穷鬼们对于灵石是那样热切的渴望,自然是抓不到叶楚这番话的重点。家资颇丰,仗义疏财,通财之义在她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夸赞之言,而隐藏在背后的那“他有大把的灵石,他又肯给我坑”的这种含义,白富美出身的戚蔷薇完全不能理解,事情自然而然的就这么着向另一个方向跑偏了。

“那什么,”叶楚的心头大恨,为了这个货不被他的情人师姐误会。她还要绞尽脑汁的想些好话出来,本就是新仇旧恨,再加上这乱捅娄子不会说话的这一点,果断的是一份也不能分给他!嘴角抽动着。叶楚板着一张脸,在戚蔷薇那疑惑的目光中,果断的为她和楚安然的关系下了定论,“我们之间是纯洁的灵石对灵石的关系,最多就算是同伙儿。我们完全不谈感情!”

呃……戚蔷薇被叶楚如此简单粗暴的回答给噎住了,是由英国、美国和丹麦等国草拟如水温柔的面容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扭曲,话说她确实是有几分开玩笑的意味,但却是没有想到,这姑娘竟是为了同楚安然撇清伤者经抢救无效死亡。关系,将自己黑到这个地步,这反倒是叫她起了几分趣味。当下便是摇了摇头,笑了,“叶师妹真是性情中人。”

哟。好久没有听到有人将厚脸皮说的这么清新婉约了!叶楚眯了眯眼睛,这师姐貌似不是什么善茬儿啊!面容扭曲的笑了笑,她含泪吞下了这柄笑里藏着的刀,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和你的小情人,叶楚心中腹诽着,一边幽幽的叹息道,“没办法,我这个人一向就是这么的耿直,简直就是诚实的标杆,坦诚的风向标!”

叶楚的话音一落。楚安然默默的低下了头,双手用力的攥紧了拳头,便是抬步向前,生怕一个不小心泄露了一丝鄙夷不屑的情绪。又被叶楚抓住了小尾巴,再次趁机加价。戚蔷薇的笑容也微微的有些僵了,抬手抚了抚额前的碎发,默默的跟上了楚安然。而苏开阳则是摩挲着下巴,点了点头,叶楚这么不要脸的无耻真是深得他心。叫他没有办法不赞赏了。只有小白狗已经见怪不怪,兀自舔着自己的爪子,用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视着这些愚蠢人类的各种表情。

因着叶楚不要脸的自恋,已经没有办法好好的聊天了,一路上四人默默无语的前行。楚安然带着这一行人七弯八拐的走了好半天,方才来到了一座与整个豪华府邸十分不相称,颇带上了几分乡间野趣的篱笆小院之前。

“家父前些年突然改了喜好,喜欢亲近这些天然野趣的东西,所以,特意建了这个小院当中。”瞧着叶楚四下打量了一番,脸色沉了下来,看向他的眼神阴郁,嘴角泛起了一抹阴恻恻的笑,楚安然猛的缩了缩脖子,解释道,“当然了,家父是个念旧的人,那些个好东西都仔细的收了起来,保存的好好的。”他冲着叶楚挤眉弄眼,示意他家老头子是有好货的,只是没有摆出了罢了。

叶楚挑起了嘴角,似笑非笑的回了他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这才有闲心去瞧着这里的景色。

“吱呀!”楚安然抬手推开了小院的大门,叶楚一行人便是看到了一个老农,一身粗布的衣衫,肩头上搭着一条泛黄的帕子,裤角高高的挽起,光着两只脚踩在一洼菜地上,正在俯身低头,似乎有些吃力的挥动着锄头,一下一下的有节奏的锄动着地面。

楚安然瞧着他老爹这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心头一紧,颇有些鬼祟的转头悄然看了叶楚一眼,却是看到她面色未改,神色淡淡的,并没有什么太过于激烈的反应,方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方要张口出声,便是被戚蔷薇拉住了胳膊,苏开阳挥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什么情况?!楚安然一脸的惊诧,不但身体被一股巨力压在了原地,便是连他全身的元气也是被一股气息给禁锢住了,他只能斜着眼瞥向了叶楚,叶楚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速度极快的薅下了在她肩头上趴着的小白狗,抬手堵上了它的嘴,一言不发的静静立在了原地。

好半晌之后,戚蔷薇松开了手,微微的退了一步,苏开阳抽手,一脸嫌弃的在楚安然华丽的衣袍上擦了擦手,而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楚安然就见到了他老爹深深的吐出了口气,捶了捶腰,站直了身子。

“来了啊。”楚家主抬手扯下了肩头上的帕子,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中年清雅大叔的脸上笑的一团和气。

“父亲,这几位便是……”(未完待续。)

南通阴道炎哪家好海口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西安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哈尔滨阴道炎治疗多少钱杭州哪男科医院好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费用

南宁好白癜风医院
沈阳治疗盆腔炎费用
南宁男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