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第十七章金兰之义无相忘位置位置

文章来源:拉萨文学网  |  2021-01-27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一)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公众号“”并加关注,给《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更多支持!

蓦地里一个而不是Flash长长的黑咕窿咚之物从楼上飞下,直挺挺地插在圈子中间的空地上,众人看时,是一把黑黝黝闪亮亮的大剑。那大汉飞身出窗,站在大剑之旁,身材魁伟,面目威严,神威凛凛,目光对着场上之人一扫而过,他眼光扫处,那些人便胆战心惊。

昌亚又惊又喜,他见这柄大剑,正是当年笔架峰上所见的七天踏雁宝剑,那么这使剑之人就是二哥乌刚无疑,难怪刚才自己见他很面善,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两人还是四五年前只见过一面,且都是孩童时期,这几年下来,两人都已经长大,面目都已经变化了好多,都经历了过多的风霜,互相之间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自然是见面不相`无`错``..识。而谷郎与他俩结义之时,已经是将成年之人,这些年面貌自然是没有多大变化,容易相认。

乌刚对那些人道:“今日我抢了慕姑娘,你们从此无望,再也别作她的打算。”声如惊雷,一面说一面双掌四面一击,立即能量激拍如狂涛,气浪掀动如骤风,那些人哪里能抵抗得住,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一个个不由自主,纷纷从马上滚落在地。

那三个头领嘶声叫道:

“走走走,这里邪门得紧。”

“快上马,走人!”

“这人是天神下凡。此处没我们的份了。”

一迭声叫人快走。不管是黑衣黄衣。还是绿衣,都忙不迭翻身上马,从花树丛中的小路一涌而出,那个举刀砍箱的绿衣人落在最后,上了一匹高头大马,心中惶恐,急抽马身要凭自己跨下马大神骏冲到前边去,不想马身前生出一块大石。那马人立起来,把他抛下地来,那人马也顾不上要了,几个纵跃,消失在梨树中,那匹马左冲有大石拦路,右冲有大石拦路,再也冲不出去,乌刚上前拉住缰绳,定住大马。好女在楼上嘻嘻笑着。

只一眨眼间这些人便都逃得无影无踪。酒楼门前显得空荡荡,再无人满为患之感。

昌亚携了好女。跳下楼来,口呼“二哥”,便抱拳单膝跪下。乌刚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道:“你可是昌亚弟弟么?”

昌亚见他仍是记着结义之情,还能叫出自己的姓名,微微激动,道:“正是,世兄别来无恙,叫小弟好生想念。”他叫乌刚“世兄”,既是不忘两人父亲的结义之情,也是不忘自己和乌刚的结义之情。

乌刚扶起他,笑道:“贤弟何要恁多礼节,今日你我还能相见,可见上天待我们不薄。”

昌亚说道:“二哥,我听说谷大哥为魔人所掳,不知大哥为族人所弃所为何来?咱们这就快快去救他。”说完就将三桑子所禀的过程一一告诉乌刚。

乌刚道:“三弟放心,大哥已经被我救下,他已经走了。”转身对慕莲理道:“慕婆婆要避乱世,却又避不开,后辈小子乌刚知道一个清静之地,可否愿意去?”

慕莲理道:“天仆这孩子如今去了哪也是不知,一晃经年,他的孩子也这么大了。”

昌亚与好女都想想朋友给的一些方法是心中一跳,好女道:“这这……你……有多大?”

慕莲理笑道:“再过一年,我就一百一十岁,请问这位公子与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两人哪还顾得上回答,昌亚见她比好女只不过大上一两岁,正值妙龄青春,怎么是个一百零九岁的老太婆?乌刚道:“这位公子是我的义弟,是昌百山昌将军之子,名叫昌亚。这位小姐,我也是第一次相见。”

慕莲理讶道:“百山这孩子也有后人,值得庆贺啊!”

好女道:“我叫百里好女,本是一山中女子,家人遭强盗杀害,只留下我一人逃了出来,遇上好心的昌亚哥哥,互认为兄妹。昌亚哥哥的身世也好可怜,他父亲不归,母亲又为坏人杀害,和我一样都成了孤儿。”

慕莲理与乌刚听了她的遭遇都是大为同情,昌亚却觉得她说得有点不对:“好妹今天说话怎地颠三倒四,我们认识在灭庄之前,她说的好像是在灭庄之后,她好可怜,一想到灭庄之事,连事情也说不明白了。”正想提醒她,见她说到自己母亲被害一事,心中不禁追忆往事,就忘了这个疑惑,事后想想也没什么问题,想是好女一时说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昌亚不知如何称呼慕莲理才是,总是觉得“婆婆”这两个字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拉过好女,对慕莲理说道:“后辈昌亚、百里好女见过慕婆……婆。”

又对乌刚道:“二哥,小弟本是前来救大哥,大哥既然已经救下,小弟还有一事要办。”说着就将自己担忧圣依、瓢雾两族的事说了。

乌刚道:“圣依、瓢雾两族目前与魔人天朝人都有往来,只是有心向善,却无能为力,正在观望,兄弟这一去,只怕将他们的意图给打了出来,会更加危险。”

昌亚听了想:“二哥之意是我这一去,那两族的心迹立即就会被魔人或是李授音看穿,只怕要糟糕。”

“依二哥的意思是该如何?”

“兄弟,现下你我二人都不是好乘凉的大树,你一意要去,做哥哥的一定相陪,去到这两族,定能救得几人或是几十人,但是会有更多的人会遭到屠杀。哥哥的意思是不如暂时让他们随波逐流,你我大势有成之日,要救他们又有何难?”

昌亚道:“好,那我就回‘西海上痒’去,只要二哥需要,立即召唤弟弟。”

乌刚道:“你我父亲去向不明,十几年来杳无音讯,你就不想找到他么?”

昌亚一听,心中悲伤,垂泪道:“谢哥哥的开导,日思夜想,无以忘怀,二哥,我们这要去哪?”

乌刚道:“此处不是叙旧之地,我们边走边谈。”叫出小二,吩咐整治酒菜包好,放入一个大筐带了,待要付钱,小二说那金叶子还未用完,就是再加这一桌酒菜也还有盈余,说着捧出一大包银子,说是找碎,乌刚放他手上,又给出一片金叶子道:“你再给我弄两大坛酒,三匹马,一辆马车,再有剩余,都归你罢。”小二喜出望外,过不多时一切办好,乌刚将“王木神箱”提了放入马车,四人便出发,随着乌刚一路南行。

昌亚忽地想起一事,问道:“二哥,那一天刚一相见,你为何对我怒目相对??”

乌刚道:“我路行来,早听闻中洲国中有一对男女,不同父不同母,名为兄妹,实为夫妻,做下令人不齿的龌龊事来,这对兄妹又凭借父亲的权势,带人一路抢劫到了这里,我有心除去他们,却一直没遇上,昨天你们二人正像传说中的这两人。”…

昌亚道:“我原不知,要是知道,我就将这两人捉来让二哥处置。”便将遇见这两人的事说了一遍,两人对望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乌刚道:“我见你二人夫妻不像夫妻,兄妹不像兄妹,穿得富贵满身,初时以为你们就是他们,后来听得百里妹子说什么‘你今日怎地大手大脚起来?’又称小二也是‘大哥’,极是端庄有礼,不像是傲慢欺凌之人,后来又听贤弟说‘原来这么美的一个地方,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世侩所,这位大哥与楼下那位女子明明不是普通人,只因粗衣牛车就不能入内,真是岂有此理,俗不可奈。’这才知道认错了人,兄弟莫怪!”

昌亚笑道:“不会不会,二哥嫉恶如仇,正是我要学习的地方。”

乌刚忽见好女红着脸低着头,不发一言,手揉着衣角,正窘得厉害,知道刚才那句“夫妻不像夫妻,兄妹不像兄妹”在她听来刺耳,便后悔自己口不择言。慕莲理早已瞧出其中玄妙,心想不如干脆捅破,以后更好说话,便道:“你二人心生爱恋,哥哥爱着妹妹,妹妹也爱极了哥哥,偏又是两个大好人,如果你两个结为夫妻,正是人人称道的好伴侣。”

她突然冒出的这一句,教昌亚也是脸红了,好女则干脆闭了双眼什么也不看。乌刚则大笑,道:“对对对,依我看,百里妹妹不如扮个男装,与我三弟行走就更方便了。”

慕莲理称妙,昌亚忙翻出那套抢来的男装,慕莲理将好女带到一边去了。

不多一会,见慕莲理携了一俊美少年走来,那少年正是百里好女,慕莲理上马,好女便要与她合乘一骑,慕莲理道:“这美少年如与我合乘一骑,这一路行去,可不知惹来多少妒忌的眼光,眼光如刀,可不将我杀了?将她一推推到昌亚身边,昌亚顺势拉着她骑上金聪绝影,四人便顺着大道前行。

这一天上了一座石山,远远望见山峰层层叠叠,众人知道离那座山脉不远了。昌亚依稀认得那像是五伦山。看看天色将晚,不能再行走路,况且人困马乏,便在一块大石后将就一晚,准备次晨又上路进发。(《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一)。

第十七章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一),:

西宁白癜风哪家医院好济南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福州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济南哪家男科医院银川治疗卵巢炎费用成都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小孩拉肚子几天能好
呼和浩特治疗阳痿哪家好
沈阳治疗宫颈糜烂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