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散文寂寞让她如此美丽

文章来源:拉萨文学网  |  2019-09-16

摘要: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与风华绝代的林徽因和风情万种的陆小曼相比,张幼仪是寂寞的。然而,她的寂寞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如夜空中的烟花。 大凡知道徐志摩的人都知道林徽因和陆小曼。这两个女人是风流诗人徐志摩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也是他一生中最爱的两个女人。

林徽因,清冷而又活泼,高贵而又漂亮,她的才情,她的灵逸,自成一派风骨;陆小曼,美丽而又奢华,娇贵而又慵懒,她的风情,她的艳丽,也自有一份浪漫。

徐志摩阅尽千帆无数,然而,对这两个女人他是爱得死心踏地,爱得无怨无悔。他为了忠诚于林徽因,可以抛弃怀孕的妻子,他为了满足陆小蔓的挥霍,可以奔走于几个大学兼课。他却不会花一点心思,去了解自己的原配夫人,也没有给予过他的原配夫人任何的机会去了解他。林徽因与陆小曼是徐志摩生命中的香花与美酒,令他迷醉,而原配夫人只不过是他“秋天里的一把扇子”,让他遗弃。

今天,当我们大谈徐志摩的浪漫的爱情和飘逸的诗情的时候,当风华绝代的林徽因和风情万种的陆小曼走近我们眼前的时候,还有一个女人—徐志摩的原配夫人,我们不得不提起她。她是寂寞的,却又是美丽的,美丽得令人心醉。

徐志摩的原配夫人,叫张幼仪,1900年出生在江苏宝山县,祖父为清朝知县,父亲为当时名医。张幼仪曾就读于苏州师范学校和德国裴斯塔洛奇学院,是一个受过新思想熏陶、受过新知识教育的传统女人。她1915年嫁给徐志摩,1918年生下长子;1922年,生下次子以后,就与徐志摩签字离婚,成为一个弃妇。

一个恪守传统道德而又没有诗意的女人,和一个浪漫热情而风流倜傥的诗人,是无法走到一起的,徐志摩弃张幼仪而去,是必然。要让浪漫而又多情的诗人徐志摩去坚守一份无爱的没有涟漪的婚姻,是苛求;要让“穿西服”的徐志摩去固守一个“小脚”女人张幼仪,也是枉然。

徐志摩和张幼仪是封建包办婚姻。当他第一次见到张幼仪的照片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就是“乡下土包子!”由于先入为主,婚后,他也没有真正试图了解张幼仪,也没有时间来了解张幼仪。他先后在上海、天津、北京上学,1918年,到美国,后来赴英国留学。1920年,在张幼仪的哥哥极力劝说下,在徐志摩和张幼仪结婚已久的事实中,徐志摩书家信一封,要求父母送张幼仪同来伦敦。张幼仪登上了开往伦敦的轮船,来到了分别已久的丈夫的身边。而这个时候,张幼仪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被遗弃。

不久,张幼仪怀上徐志摩的第二个孩子,而此时的徐志摩已经意乱情迷,无暇顾及的,冷冷地对张幼仪说“把孩子打掉”;徐志摩热恋林徽因无以自拔,他不顾已经怀有身孕的张幼仪,决然提出了离婚;张幼仪没有答应离婚的要求,徐志摩撇下身怀两个月孩子的妻子,一走了之,把张幼仪孤零零地撇在沙士顿;张幼仪生下次子以后和徐志摩协议离婚,签完离婚协议书,徐志摩只是看一眼襁褓中的次子,而无他言,匆匆离开……每每当我从字里行间读到这些细节的时候,我的心,隐隐作痛。

爱,难道就如此吝啬和自私吗?可是,我从张幼仪的身上又分明感受了爱的博大,爱的无私。

被徐志摩遗弃的张幼仪,她从伤痛中走了出来,从被遗弃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她顽强地活着。

1922年,在异国他乡,离婚以后的张幼仪,雇个保姆带孩子,而自己进入德国的裴斯塔洛奇学院攻读幼儿专业。她发奋图强,边学习,边工作,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德语。1925年痛失次子,遂归国,1926年开展她在上海的事业,开创她人生的另一片天地。在东吴大学教授德文,成为新时代的女教师;接办上海商业女子银行,成为中国第一个女银行家;经营云裳服装公司,成为服装界的红人;后来从政,成为名躁一时的“穿西服”的引人瞩目的新女性。

张幼仪,这个封建社会的“下堂之妻”,这个中国第一位承受文明“灾祸”的弱女子,这个饱受丈夫的漠视、背叛的传统女人,在告别她的悲剧婚姻以后,用自己的坚持和隐忍,用自己的骨气和才干,活出了一个 人的精彩!

即使是今天,我们读着她的故事,同样感到扬眉吐气。

人世间热闹的爱情增添了许多花好月圆的故事,徐志摩的爱恋故事也演绎得缠绵悱恻,轰轰烈烈。因为徐志摩的恋情,林徽因以风华绝代、旷世奇才而令世人赞叹钦佩;因为徐志摩的爱情,陆小曼以风情万种、才貌双全而令人们津津乐道;而张幼仪因为被徐志摩遗弃,也似乎被世人所遗忘,可她并没有以弃妇的身份去博得世人的同情,只是默默地坚守,默默地隐忍。她无论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甚至徐志摩死后五十多年,她从不吐半句怨言。她无怨无悔地为徐志摩的双亲养老送终,精心抚育她和徐志摩的儿子长大成才。在徐志摩罹难以后,张幼仪还接济徐志摩的遗孀,帮助出版徐志摩的文集。

宽宏、隐忍的传统美德和自强、自立的新时代女性的优点,在张幼仪身上得到了完美和谐的统一。她犹如一首隽永的诗歌,飘逸秀美;又如一幅写意的水墨画,韵味无穷。她活出了女人的魅力!

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与风华绝代的林徽因和风情万种的陆小曼相比,张幼仪是寂寞的。然而,她的寂寞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如夜空中的烟花。她是安静的,安静地燃烧,安静地绽放,安静地熄灭。她的安静给我们一种从容和淡定,一种大度和安详。她是寂寞的,寂寞地盛开在夜的苍穹里,寂寞地飘舞,寂寞地飞落。当夜幕沉寂,当火花陨落,我们终于感受了烟花给予的眩目和灿烂。

共 20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徐志摩的爱情故事可谓广为人知,在这个诗情浪子的背后有三个女人,“风华绝代的林徽因和风情万种的陆小曼”的确更为人所乐道,她们美得炫目热闹,相较之下,张幼仪则是另一种女子。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勾勒了张的一生,她的无私对比着徐的自私,她的顽强显示着她的独立,她的隐忍诠释着她的美德,与徐的悲剧性的婚姻并没有让她成为怨妇,她的实际行动让人感受到她灵魂的蜕变和内心的强大,这对于现代女性都是有借鉴意义的。作者把她比喻为“夜空中的烟花”,贴切而巧妙,除了一点点的怜惜笔端流露更多的是欣赏之情,这是现代女性对张特有的、更加积极的解读方式。:康蕾儿

1楼文友: 07:29:04 问候于湘老师,喜欢您文字的风格,欣赏拜读!

2楼文友: 07:58:52 非常精彩的文字!是啊,我们常常会因为伟人炫目的光环而疏忽了其他,而此文,让人们看到了那光环阴影下的精彩,也让人们去思索、去感动。

楼文友: 15:4 :27 于湘的文字总是美得像一尊尊雕工细腻的完美工艺品,让你在叹为观止之余流连忘返。

张幼仪,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女人,不离不弃跟随着自己的丈夫,哪怕他的心早已不在她的身上。有时会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悲剧女人,苦了自己一辈子,却永远得不到身边人的爱情。但是,当于湘用优雅可人的文字去描绘她时,我也被她那种寂寞的美丽打动了,尽管,我不会把她当做自己人生的榜样。

或许,真正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吧,即使背负着巨大的悲剧阴影,依然无怨无悔。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4楼文友: 20:47:19 祸福相依,她被徐志摩抛弃,却也因为徐志摩的原配而被人关注。试想如果不是徐志摩先生,又有几人会关注她,又或者她的后来发奋也和徐志摩有关,说到底她还是活在徐志摩的影子下。与其说寂寞让她美丽,我倒宁愿相信婚姻对她只是一种人生的例行环节,或许她并没有那么的对徐志摩爱的死去活来,只是尽着一个妻子应尽的本分,所谓的爱情或许只是例行的婚姻。所以徐志摩的离开并不至于使她人生崩溃、世界坍塌。说到底她只是个传统的本分的甚至封建的女性,这于她是不幸,又是甚幸。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看书只是临睡催眠,写文纯属闲来扯淡。天事地事兴事亡事,来来回回与我何干。自娱自乐自写自编,不稀捧场不喜围观。打尽无关贪虫想念,聆取内心片语只言。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生物谷灯盏花药业发展
冠心病人可以慢跑么
弥勒灯盏花药企如何
友情链接